• 長安網群
    總網滾動

    嚴守疫情防控10類 35條刑事法律紅線

    2020-02-07 14:09:39來源:內蒙古長安網  責任編輯:王丹

      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來襲,全國各地都在大力加強防控,但有些地方也出現了不良現象,比如有人發國難財坐地起價,有人利用疫情造謠生事,有人拒絕隔離導致病原體傳播,還有一些負責疾病防控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濫用職權、玩忽職守,嚴重干擾了疫情防控工作和秩序。這些行為可能會觸及法律紅線,嚴重者甚至會被判處無期徒刑甚至死刑。

      一:危害國家安全類犯罪

      1.利用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制造、傳播謠言,煽動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或者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零三條第二款、第一百零五條第二款的規定,觸犯“煽動分裂國家罪”“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最高判刑十五年。

      二:危害公共安全類犯罪

      2.故意傳播新型冠狀病毒病原體,危害公共安全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一十四條、第一百一十五條第一款的規定,觸犯“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最高判刑死刑。

      3.拒絕接受檢疫、強制隔離或治療的,過失造成新型冠狀病毒傳播,情節嚴重,危害公共安全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一十五條第二款的規定,觸犯“過失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最高判刑七年。

      4.為防止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蔓延,未經批準擅自設卡攔截、斷路阻斷交通等行為,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一十七條、第一百一十九條的規定,觸犯“破壞交通設施罪”“破壞交通工具罪”,最高判刑死刑。

      三:生產、銷售偽劣商品類犯罪

      5、在預防、控制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期間,生產、銷售偽劣的防治、防護產品、物資,或者生產、銷售用于防治傳染病的假藥、劣藥,構成犯罪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四十條、第一百四十一條、第一百四十二條的規定,觸犯“生產、銷售偽劣產品罪”“生產、銷售假藥罪”“生產、銷售劣藥罪”,最高判刑死刑。

      6、在預防、控制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期間,生產用于防治新型冠狀病毒的不符合保障人體健康的國家標準、行業標準的醫療器械、醫用衛生材料,或者銷售明知是用于防治新型冠狀病毒的不符合保障人體健康的國家標準、行業標準的醫療器械、醫用衛生材料,不具有防護、救治功能,足以嚴重危害人體健康的;醫療機構或者個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系前款規定的不符合保障人體健康的國家標準、行業標準的醫療器械、醫用衛生材料而購買并有償使用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四十五條的規定,觸犯“生產、銷售不符合標準的醫用器材罪”,最高判刑無期。

      四、擾亂市場秩序類犯罪

      7.違反國家在預防、控制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期間有關市場經營、價格管理等規定,哄抬物價、牟取暴利,嚴重擾亂市場秩序,違法所得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四)項的規定,觸犯“非法經營罪”,最高判刑十五年。

      8.廣告主、廣告經營者、廣告發布者違反國家規定,假借預防、控制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名義,利用廣告對所推銷的商品或者服務作虛假宣傳,致使多人上當受騙,違法所得數額較大或者有其他嚴重情節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二十二條的規定,觸犯“虛假廣告罪”,最高判刑二年。

      五、侵犯公民人身權利類犯罪

      9、對醫護人員等追打,撕扯防護服,或者實施其他傷害行為,造成醫護人員感染患病、身體健康嚴重受損甚至死亡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條、第二百三十四條的規定,觸犯“故意殺人罪”、“故意傷害罪”,最高判刑死刑。

      六、侵犯財產類犯罪

      10、在預防、控制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期間,假借研制、生產或者銷售用于預防、控制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等災害用品的名義,詐騙公私財物數額較大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六條的規定,觸犯“詐騙罪”,最高判刑無期。

      11. 利用已被感染、疑似病人或親密接觸者被隔離期間,入戶盜竊公私財物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條的規定,觸犯“盜竊罪”,最高判刑無期。

      12. 挪用用于預防、控制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救災、優撫、救濟等款物,構成犯罪的,對直接責任人員,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三條的規定,觸犯“挪用特定款物罪”,最高判刑七年。

      七、擾亂公共秩序類犯罪

      13.編造與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有關的虛假、恐怖信息,或者明知是編造的此類虛假、恐怖信息而故意傳播,嚴重擾亂社會秩序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一條之一的規定,觸犯“編造、故意傳播虛假恐怖信息罪”“編造、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罪”,最高判刑十五年。

      14.以暴力、威脅方法阻礙國家機關工作人員、紅十字會工作人員依法履行為防治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而采取的防疫、檢疫、強制隔離、隔離治療等預防、控制措施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七十七條的規定,觸犯“妨害公務罪”,最高判刑三年。

      15.在預防、控制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期間,強拿硬要或者任意損毀、占用公私財物情節嚴重,或者在公共場所起哄鬧事,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條的規定,觸犯“尋釁滋事罪”,最高判刑十年。

      八、危害公共衛生類犯罪

      16.作為已經感染或疑似新型冠狀病毒的病人,應該無條件執行衛生防疫機構依照傳染病防治法提出的預防、控制措施,配合隔離治療,拒絕配合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三十條的規定,觸犯“妨害傳染病防治罪”,最高判刑七年。

      17.未取得醫師執業資格非法行醫,造成已被感染病人、病原攜帶者、疑似病人貽誤診治或者造成交叉感染等嚴重情節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三十六條第一款的規定,觸犯“非法行醫罪”,最高判刑十五年。

      九、貪污、瀆職類犯罪

      18. 抗擊疫情期間,貪污、侵占用于預防、控制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款物或者挪用歸個人使用,構成犯罪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八十二條、第三百八十三條、第二百七十一條、第三百八十四條、第二百七十二條的規定,觸犯“貪污罪”“職務侵占罪”“挪用公款罪”“挪用資金罪”,最高判刑死刑。

      19.在預防、控制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工作中,負有組織、協調、指揮、災害調查、控制、醫療救治、信息傳遞、交通運輸、物資保障等職責的國家機關工作人員,濫用職權或者玩忽職守,致使公共財產、國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九十七條的規定,觸犯“濫用職權罪”“玩忽職守罪”,最高判刑十年。

      20.國有公司、企業、事業單位的工作人員,在預防、控制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工作中,由于嚴重不負責任或者濫用職權,造成國有公司、企業破產或者嚴重損失,致使國家利益遭受重大損失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一百六十八條的規定,觸犯“國有公司、企業人員失職罪”“國有公司、企業人員濫用職權罪”“國有事業單位人員失職罪”“國有事業單位人員濫用職權罪”,最高判刑七年。

      21.在預防、控制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期間,從事傳染病防治的政府衛生行政部門工作人員,或者在受政府衛生行政部門委托代表政府衛生行政部門行使職權的組織中從事公務的人員,或者雖未列入政府衛生行政部門人員編制但在政府衛生行政部門從事公務的人員,在代表政府衛生行政部門行使職權時,嚴重不負責任,導致傳染病傳播或者流行,情節嚴重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四百零九條的規定,觸犯“傳染病防治失職罪”,最高判刑三年。在國家對新型冠狀病毒疫情采取預防、控制措施后,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屬于上述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四百零九條規定的“情節嚴重”:(一)對發生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的地區或者新型冠狀病毒病人、病原攜帶者、疑似突發傳染病病人,未按照預防、控制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工作規范的要求做好防疫、檢疫、隔離、防護、救治等工作,或者采取的預防、控制措施不當,造成傳染范圍擴大或者疫情、災情加重的;(二)隱瞞、緩報、謊報或者授意、指使、強令他人隱瞞、緩報、謊報疫情、災情,造成傳染范圍擴大或者疫情、災情加重的;(三)拒不執行新型冠狀病毒疫情應急處理指揮機構的決定、命令,造成傳染范圍擴大或者疫情、災情加重的;(四)具有其他嚴重情節的。

      十、破壞環境資源保護類犯罪

      22.違反傳染病防治法等國家有關規定,向土地、水體、大氣排放、傾倒或者處置含傳染病病原體的廢物、有毒物質或者其他危險廢物的行為,造成新型冠狀病毒傳播等重大環境污染事故,致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或者人身傷亡的嚴重后果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三十八條的規定,觸犯“污染環境罪”,最高判刑七年。

      23.很多野生動物都可能攜帶新型冠狀病毒病原體,非法收購、運輸、出售野生動物的,可能涉嫌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條,觸犯“非法收購、運輸、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制品罪”,最高判刑十年。

      對疫情防控期間涉及的其他刑事犯罪,將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有關規定從嚴處理。

      (內蒙古自治區司法廳普法與依法治理處供稿)

     友情鏈接

    / Links
    江苏福彩平台江苏福彩主页江苏福彩网站江苏福彩官网江苏福彩娱乐江苏福彩开户江苏福彩注册江苏福彩是真的吗江苏福彩登入江苏福彩快三江苏福彩时时彩江苏福彩手机app下载江苏福彩开奖 定安县 | 绥中县 | 舞钢市 | 新绛县 | 云阳县 | 天祝 | 北海市 | 铜鼓县 | 保亭 | 周口市 | 石屏县 | 德州市 | 新津县 | 左权县 | 晋州市 | 义马市 | 达州市 | 通州区 | 新巴尔虎右旗 | 贵溪市 | 图们市 | 福泉市 | 墨竹工卡县 | 乐业县 | 三江 | 贡山 | 宜阳县 | 屯门区 | 大兴区 | 东阳市 | 阳谷县 | 蓝田县 | 肃北 | 榆林市 | 涟水县 | 新津县 | 伊通 | 通道 | 泉州市 | 周宁县 | 南宫市 | 桂平市 | 江源县 | 邢台县 | 将乐县 | 尚义县 | 灵寿县 | 宣威市 | 穆棱市 | 乌兰县 | 巩义市 | 浮梁县 | 昭通市 | 江城 | 镇巴县 | 新邵县 | 黄冈市 | 鄂托克前旗 | 大关县 | 宝应县 | 桂平市 | 德惠市 | 青海省 | 丹棱县 | 巫山县 | 巴南区 | 和政县 | 游戏 | 新乐市 | 镇原县 | 温泉县 | 柯坪县 | 永顺县 | 临安市 | 大埔区 | 乌什县 | 湖口县 | 萨迦县 | 漳浦县 | 镇原县 | 定襄县 | 诸城市 | 九龙县 | 读书 | 城步 | 陇南市 | 和政县 | 太白县 | 叶城县 | 改则县 | 聂拉木县 | 镇巴县 | 普定县 | 竹溪县 | 建德市 | 沧州市 | 共和县 | 陆丰市 | 齐齐哈尔市 | 哈尔滨市 | 潼关县 | 莲花县 | 剑川县 | 本溪市 | 屏山县 | 专栏 | 抚远县 | 平乐县 | 凤翔县 | 读书 | 收藏 | 玉田县 | 襄汾县 | 文安县 | 临漳县 | 互助 | 汝城县 | 醴陵市 | 广饶县 | 白城市 | 密山市 | 白水县 | 连州市 | 宜兴市 | 维西 | 闽侯县 | 城市 | 连城县 | 财经 | 黄浦区 | 大渡口区 | 根河市 | 定南县 | 广汉市 | 冀州市 | 屏南县 | 巴东县 | 井研县 | 香格里拉县 | 温泉县 | 柞水县 | 绥德县 | 石河子市 | 西乡县 | 礼泉县 | 贵州省 | 浠水县 | 宁国市 | 桦甸市 | 岗巴县 | 江陵县 | 交口县 | 攀枝花市 | 淳安县 | 祁连县 | 菏泽市 | 高雄市 | 平邑县 | 库车县 | 丹东市 | 禹州市 | 南木林县 | 涿州市 | 旌德县 | 沂水县 | 滨州市 | 嘉鱼县 | 祁东县 | 太康县 | 宝丰县 | 襄城县 | 宁城县 | 新源县 | 双牌县 | 双城市 | 临潭县 | 海丰县 | 巴彦淖尔市 | 石河子市 | 渑池县 | 兴海县 | 吉安市 | 西安市 | 塔河县 | 巴东县 | 民勤县 | 武川县 | 莱阳市 | 武隆县 | 丹凤县 | 西藏 | 英吉沙县 | 屏边 | 兴海县 | 靖边县 | 得荣县 | 陆丰市 | 霞浦县 | 沈阳市 | 青河县 | 万州区 | 平潭县 | 宜兰县 | 武城县 | 正宁县 | 抚顺市 | 扬州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