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安網群
    總網滾動

    全面禁“野”:管不住嘴,就讓法律“掌嘴”

    2020-02-27 11:22:01來源:新京報評論  責任編輯:王雅妮

      “野味”,不能再吃了。

      2月24日下午,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關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動物交易、革除濫食野生動物陋習、切實保障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的決定,自公布之日起施行。

      這對疫情爆發以來的“野味管控”呼聲,無疑做了呼應。

      決定明確:全面禁止食用國家保護的“有重要生態、科學、社會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以及其他陸生野生動物,包括人工繁育、人工飼養的陸生野生動物;全面禁止以食用為目的獵捕、交易、運輸在野外環境自然生長繁殖的陸生野生動物。

      由于相關法律的修訂需要程序和時日,全國人大常委會發布的決定如同一個緊急“補丁”,修補了此前野生動物保護法律中的BUG,對于當下的疫情防控形勢來說,及時且必要。

      兩個“全面禁止”,放在疫情的特殊背景下,意味著法律對“因一己口腹之欲而給全社會帶來災難”的“野味陋習”已不再容忍。

      “吃野味”極簡史

      我對“野味”的最初印象,來自于張國榮主演的電影《滿漢全席》,當時有一道壓軸菜令人印象深刻——生滾猴腦。電影中是用羊腦和豆腐來代替,但一想到這道菜曾真正出現在某個觥籌交錯的宴會上,不免還是讓人背脊發涼。

      實質上,從古至今,有些人對“野味”如有執念。從先秦孟子的“舍魚而取熊掌者也”,到漢朝的《淮南子》說:“越人得蚺蛇以為上肴”,到宋朝《嶺外代答》中更說:“深廣及溪峒人,不問鳥獸蛇蟲,無不食之!”,再到《紅樓夢》中租戶上交的大鹿、獐子、狍子等數十種山貨海味,不難看到,野味作為重要的肉類蛋白質來源,在古代飲食文化中頗有些分量。

      以果子貍為例,唐朝時,人們就開始注意到果子貍的食用價值,之后一直備受推崇。陸游《醉中歌》里有一句“牛尾膏美如凝酥”指的就是果子貍,在紅樓夢里也有一道著名的菜肴“風腌果子貍”。

      秦少游送給蘇東坡的那首題為《以莼姜法魚糟蟹寄子瞻》的詩中,也Cue到了野生動物的名字:“鮮鯽經年漬醽醁,團臍紫蟹脂填腹。后春莼茁滑于酥,先社姜芽肥勝肉。鳧卵累累何足道,饤饾盤飧亦時欲。淮南風俗事瓶罌,方法相傳我旨蓄。魚鱐蜃醢薦籩豆,山蔌溪毛例蒙錄。輒送行庖當擊鮮,澤居備禮無麋鹿。”

      如果說,在古時,果腹問題仍未解決、養殖業不發達、山林中的野生動物也較多,打獵仍是人們獲取食物的重要方式;那么到了現在,經過現代化養殖的各種家禽家畜應有盡有,完全可以滿足味道和營養需求。此時再對野味念念不忘,實在是種愚昧和倒退。

      廣東省林業局曾進行過一次調查,廣州市半數以上的人吃過野生動物,吃野生動物的原因,45.4%的人認為可以補充“營養”,37%是出于好奇,12%人是為了顯富。

      對不吃野味的人來說,恐怕很難理解“野味愛好者”的這些動機。論口味,野生動物膻氣重、腥臭;談營養,早有研究表明,野生和養殖的動物之間沒什么差別,在一些指標上,養殖的還要更勝一籌;至于“食藥同源”“以形補形”的說法,也根本沒什么依據。

      更別說,由于生存環境和食物來源復雜,很多野生動物都是寄生蟲和病毒的宿主。有醫生曾經解剖了一條蛇,從體內取出了60條的寄生蟲裂頭蚴,很多人最愛吃的蛇膽,是寄生蟲最集中的地方。巨蜥以腐肉為生,每條身上有上百條寄生蟲。而扒開穿山甲的皮,就會發現不少蟲蛹。

      反不反胃?怕不怕?

      不排除很多人吃野味只是基于好奇。但好奇的正確姿勢,是敬畏而非獵奇,是研究而非占有,是謹小慎微的“看一看”,而非簡單粗暴的“嘗一嘗”。

      吃野味的“禍”與“利”

      這年頭,“吃貨”已成了通用式的自我標榜。但吃也當有所講究。畢竟,管不住嘴,必受其累。

      “長江三鮮”河豚、鰣魚和刀魚自從被端上飯桌后,就離滅絕更近一步了。遭遇同樣不幸的,還有在地球上活了4000萬年的穿山甲。

      問題不止于此。食用野味潛藏的巨大風險,是看得見的。

      這方面,SARS就是一次沉痛的教訓。以深圳為例,據報道,在SARS之前經營野生動物的餐飲場所有800多家,每年通過各種途徑進入深圳銷售的野生動物有近800噸,其中僅蛇類的最高日消耗量就可達10噸以上。當時的廣州,果子貍更是不少酒店的招牌菜。

      這背后是條很長的利益鏈。有所好,便有人有所投,而且積重難返。

      2007年,廣東媒體調查了廣州當地的一些野味市場后,在新聞中寫道:“只用三四年的時間,這些人就忘了SARS肆虐時期的滿街蕭瑟,忘了‘全民口罩’的恐慌,忘了‘全面禁口’的謹慎,更忘了人類SARS冠狀病毒動物源性的主兇就是果子貍,只剩下‘吃了保證沒事,不吃反而有事’的大無畏。”

      每一只端上餐桌的野生動物,背后都有著一連串的“分食者”。一些餐館知道顧客好這口,便想法設法去進貨;交易者看到有利可圖,便重金打通運送渠道;獵捕者不愁銷路,則更加肆無忌憚。

      可以預見,這次的全面禁“野”決定會從根本上撼動他們的利益。

      受到影響的,還有不少野生動物養殖者。根據第一財經調查,2016年,全國野生動物養殖產業的專兼職從業者有1409萬人,創造產值5206億元人民幣。其中,食用動物產業的從業者約626.34萬人,創造產值1250.54億元。

      也正因這百萬就業和千億規模,導致對保護野生動物的討論始終充滿著博弈色彩。就在前幾天,某養殖商業協會還發文稱,“因一次疫情就全面‘禁野’將是武斷的,不科學、不理性”,引來全民吐槽。

      事到如今,全面禁“野”,近乎成了全民共識。

      禁“野”之路

      現在看,全面禁“野”的立法動作出來,算是水到渠成。

      從“局地”到“全面”,這條路一直在走。

      經歷SARS后,廣東省2003年通過《廣東省愛國衛生工作條例》,要求“摒棄吃野生動物的習俗,不吃受法律法規保護、容易傳播疾病或者未經檢疫的野生動物”。深圳也于當年發布《深圳經濟特區禁止食用野生動物若干規定》,明確禁止食用包括蛇在內的野生動物。

      從禁“部分野味”到禁“全部野味”,也是順其自然。

      我國《野生動物保護法》明確禁止獵捕、殺害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禁止出售、購買、利用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及其制品。我國有國家一級保護陸生野生動物98種、國家二級保護陸生野生動物308種,還有具有重要生態、科學、社會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1591種以及昆蟲120屬的所有種等都納入保護范圍。

      只不過,包括蝙蝠、鼠類、鴉類等約1000種陸生脊椎野生動物,未列入野生動物保護管理范圍,這些也成了食客餐桌上常見的“野味”。

      2014年4月24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了《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條、第三百一十二條的解釋》,對以食用為目的購買國家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及其制品的行為作了規定:“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是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及其制品,為食用或者其他目的而非法購買的,屬于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條第一款規定的非法收購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及其制品的行為。”

      但該解釋保護的主要是國家重點保護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不包括“三有動物”(國家保護的具有重要生態、科學、社會價值的陸生野生動物)和野兔等普通的野生動物。

      禁“野”法規的升級與擴容,勢在必行。而此次吃野味“引爆”的疫情,則加速了該進程。

      “當斷不斷,必受其亂。”正如習近平總書記2月3日就指出的:我們早就認識到,食用野生動物風險很大,但“野味產業”依然規模龐大,對公共衛生安全構成了重大隱患。再也不能無動于衷了。

      “不能無動于衷”既是要求立法者下定決心修法,亡羊補牢;也是敦促執法者加強監管、嚴格執法,別再縱容舌尖上的違法;更是警示“野味愛好者”,必須管住自己的嘴了。

      所以全面禁“野”的決定,來得太有必要。

      這也該促成很多共識的加快形成:如果說,在SARS、新冠肺炎疫情之前,保護野生動物更多地著眼于動保倫理與人道主義自覺,那在經歷過劫難后,“拒絕食用野生動物”當成個人對社會、對國家的剛性責任。

      不知道這場大疫后,那些熱衷于吃果子貍、穿山甲的人有沒有一絲后怕和后悔。整個社會因個別人的“野味陋習”而陷入了危機,許多生命因此而終結,許多家庭的幸福戛然而止,許多企業掙扎在生死線上,數萬醫護人員冒著生命危險在戰斗——如果野味愛好者也在自省和懊悔,那千萬不要忘記正在發生的這一切;不要忘記我們為了一口無關痛癢的吃食,曾經付出過如此沉重且無法挽回的代價。

      如果他們太健忘,那就讓法律用“違法必究”去不斷提醒警示。如果他們總管不住嘴,那就用法律對他們“掌嘴”。(孟然)

     友情鏈接

    / Links
    江苏福彩平台江苏福彩主页江苏福彩网站江苏福彩官网江苏福彩娱乐江苏福彩开户江苏福彩注册江苏福彩是真的吗江苏福彩登入江苏福彩快三江苏福彩时时彩江苏福彩手机app下载江苏福彩开奖 塘沽区 | 太白县 | 扶余县 | 依安县 | 漳州市 | 沅陵县 | 晋州市 | 河池市 | 蓝山县 | 柘荣县 | 虎林市 | 茶陵县 | 子洲县 | 屯昌县 | 班玛县 | 日照市 | 武宣县 | 和平区 | 临夏市 | 什邡市 | 万安县 | 沙洋县 | 浦城县 | 济南市 | 南开区 | 哈巴河县 | 隆子县 | 平安县 | 武夷山市 | 都匀市 | 涞水县 | 五莲县 | 宣汉县 | 神木县 | 惠安县 | 吉林市 | 扎兰屯市 | 汝州市 | 定结县 | 西华县 | 桐梓县 | 个旧市 | 萨迦县 | 哈尔滨市 | 边坝县 | 得荣县 | 通城县 | 济源市 | 辛集市 | 临颍县 | 沂水县 | 定结县 | 高唐县 | 保定市 | 奇台县 | 平远县 | 通化市 | 贵阳市 | 邢台县 | 长兴县 | 康定县 | 杭州市 | 万源市 | 饶平县 | 新泰市 | 雅安市 | 漠河县 | 成武县 | 益阳市 | 大埔县 | 库伦旗 | 南和县 | 沙坪坝区 | 石渠县 | 安新县 | 洛阳市 | 上高县 | 普格县 | 神池县 | 和硕县 | 松滋市 | 巴彦淖尔市 | 界首市 | 札达县 | 嘉黎县 | 盐山县 | 义乌市 | 哈尔滨市 | 安阳市 | 阿拉善盟 | 沙坪坝区 | 扎鲁特旗 | 青河县 | 丰都县 | 哈巴河县 | 栖霞市 | 通江县 | 南溪县 | 雅江县 | 洞口县 | 枣庄市 | 灵宝市 | 广丰县 | 四平市 | 家居 | 沾益县 | 伊川县 | 怀安县 | 元谋县 | 耒阳市 | 丰台区 | 黔江区 | 黑山县 | 陆良县 | 盐山县 | 奉新县 | 乡城县 | 黑山县 | 上饶县 | 会东县 | 凤山市 | 土默特左旗 | 婺源县 | 英山县 | 遵义县 | 东乡族自治县 | 本溪市 | 闸北区 | 塘沽区 | 绥阳县 | 六盘水市 | 丹棱县 | 莱芜市 | 鸡泽县 | 卓尼县 | 威海市 | 湘西 | 寿宁县 | 平罗县 | 九江市 | 嘉黎县 | 阳原县 | 永城市 | 新源县 | 鸡西市 | 南川市 | 临泽县 | 稷山县 | 闽侯县 | 广州市 | 河池市 | 称多县 | 昌江 | 永靖县 | 华坪县 | 柳江县 | 涟源市 | 响水县 | 香港 | 阜南县 | 博野县 | 云浮市 | 岢岚县 | 梓潼县 | 萝北县 | 乐至县 | 河间市 | 广南县 | 广灵县 | 兴安县 | 博客 | 陈巴尔虎旗 | 麻城市 | 剑河县 | 鄂托克前旗 | 万安县 | 虞城县 | 西畴县 | 沾益县 | 开阳县 | 武定县 | 武宣县 | 博爱县 | 嫩江县 | 兰坪 | 双牌县 | 淮安市 | 滦平县 | 阿坝县 | 木兰县 | 峨眉山市 | 嘉善县 | 威信县 | 巢湖市 | 合川市 | 白山市 | 潮州市 | 叶城县 | 闸北区 | 云梦县 | 巴中市 | 敦煌市 | 固原市 | 叶城县 | 宜君县 | 济南市 | 上虞市 |